怒江边境线上的那些警察故事
发表日期:2022-01-11 15:57:07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边境管理支队
  1月的怒江,峡谷寒潭,冰雪绕天,花鸟不语。正如今年的人民警察节氛围既内敛又含蓄,这群戍边人选择在边境线上过节,挤满泥泞的脚上、布满风霜的脸庞里尽显忠诚。

  独龙江峡谷的25只鸡蛋

  全国“公安楷模”,“云岭楷模”,2022年元旦前后,怒江边境管理支队独龙江边境派出所接连取得两项荣誉,独龙江峡谷欢声一片,独龙族群众无不载歌载舞。伴随新年的和谐,清早,雾气还未退散,派出所民警余润强和战友走出营门冒着独有的“寒意”,小心翼翼地走在沾满冰霜的草丛间开始了一整天的工作。

  “小同志,这是25只土鸡蛋,可好吃了,你们收下吧。”一行人听到喊声转头看向身后,一位60出头、头发花白,走路一瘸一拐的独龙族老人正喘着粗气,手里提着一个篮子,艰难的追赶着。

  “老人家,身体好些了吗?这些鸡蛋您留着补身体吧。”余润强定睛一看,来人正是独龙江乡孔当村独龙族群众孔继松,连忙迎上去搀扶着。听到派出所民警在隔壁走访,老人就连忙将家里的一筐鸡蛋给民警送去,因为腿脚不好,等赶过来的时候,民警已经走远了。

  老人独自在家,平时喜欢喝酒,有时和侄儿子闹矛盾,少不了民警到家中进行调节,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他家的事民警没少“操心”,每次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老人默默记在了心底,总想着哪天要送点东西感谢民警。

  “群众送的东西我们坚决不能要。”70年来,派出所民警早已将辖区群众当成了亲人,将服务送进了独龙族群众心坎里。余润强借着送老人回家为由,离别时悄悄将这一筐鸡蛋放回到了老人家里。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独龙江边境派出所民警们将心血浇灌在了那里,风里来,雨里去,雪中行,忙碌的背脊上乡亲为他们平添了一件“寒衣”。

  小垭口10床被单

  “上面风雪太大了,物资保障极为困难。”小垭口执勤点位于泸水边境管理大队洛本卓边境派出所辖区,前几日因恶劣的天气影响,执勤点无奈下撤10公里,从山巅到地面海拔3000多米,目前的位置仍然要走24公里难行的山路。现驻守在临时执勤点的派出所民警张小冬讲到,警察节前几天,单位送来了取暖设备和食物,吃住不成问题。

  “下雨天路面打滑,山上悬崖峭壁老是掉石头,冰雪天行车更是危险。”用“难行”一词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民警赵祺圆是派出所的驾驶员,驾驶技术十分娴熟,一次他拉着战友雪天送物资,突然车辆打滑硬是上不去,此刻车窗外传来了一股股轮胎的糊味,他顿感不妙,连忙让战友跳车,还好悬崖边有块大石头挡住了后溜的车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拌饭真香。”民警周华龙是北方人,平时很少吃辣,此刻的他正端着一碗辣椒拌饭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大家在雪地里巡逻忙活了一上午,雪山上雪层还不算很厚,里面全是凸起的乱石头和竹签子,民辅警们要打起12分精神,体力消耗极大饿得也快,加之气候寒冷辣椒能御寒,他早已习惯了这种饮食方式。

  这个风口子上晚上不冷吗?”门窗包裹得严严实实,屋内还是不时有风能够灌进来,带着疑问周华龙掀开了自己床下面铺着的被子,一层、二层、三层......不错,上下刚好10层被单,基本可以御寒,只是一晚上狂风呼呼,民警们最开始很难入睡,第二天脑袋昏昏沉沉的,后来也就习惯了。

  一天下来,民警们拖着疲惫的身子下山,随之而来的是黑压压的夜色和刺骨的寒风,这几天信号受天气影响不是很稳定,民警唐洁森简单的将冻得发青的手放在取暖器上烤了起来,慢慢恢复了知觉。

  随后他就在原本厚实的衣服上披上大衣顺着脚印爬上了每天打电话的小山包,只见他左手紧紧抱着一颗被风吹断上半身的树干,右手拿着手机给家人报起了平安。刺骨的寒风将他厚重的大衣卷了起来,风灌进身体里,他打着寒颤向家里人嘘寒问暖。电话另一头灯火通明,听着家里人其乐融融正围着电视在吃饭,他高兴坏了。

  “就当为家人站岗了。”临近警察节,天上星空格外璀璨,边疆雪山上一颗一颗发亮的小星星寄托着戍边人的思念。

  亚坪雪山14小时

  “晚上早点下来,我给你们弄疙瘩汤。”“去乡里要注意安全,开车靠里面一点。”明天就是警察节,刘明佳和往常一样带着辅警上山去巡逻,边玲玲则准备开车去县城送核酸样本去检测,顺便采购点生活物资准备节日当天给战友们加点餐。1月9日中午吃过午饭,小两口相互嘱咐了几句彼此便离开了。

  边玲玲还算顺利,送完核酸采集的样本,买上些战友们喜欢吃的水果、蔬菜就往回赶,她甚至不敢做过多的逗留,生怕耽搁了上山的时间,待到再晚点山间起雾,道路因寒冷结冰,想回到警务室就难了,想着还要准备晚饭,她慢慢加大了油门,皮卡车在山间摇曳。

  好不容易回到警务室,马上要到饭点了,丈夫还在山上,边玲玲正准备打电话询问情况,正好准点备好饭食,确保大家回到警务室就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然而电话那头却是关机,边玲玲并没有多想,而是一头扎进厨房准备起了丰富的晚餐。

  饭已经上桌,边玲玲再次拨打了丈夫电话,可是电话那头仍然关机。天慢慢变暗,寒气由远及近从雪山顶向警务室微弱的灯光下压了过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开始担心夜间山路结冰车开在上面会不安全,或是巡逻途中遭遇了什么变故,她还记得前几天的积雪就已经能够没过膝盖了,要是平时发生事情丈夫总会通过往来的车辆传递信息,可是现在除了呼呼的风声其他都没有。

  晚上9点,亚坪警务室静了下来,出奇的静让人害怕,边玲玲想起昨晚大伙早已从雪山下来,吃过晚饭围坐在火堆前烤火,可是现在外面一片漆黑。边玲玲坐不住了,准备开车上山找丈夫和战友们,警务室其余人员连忙上前劝阻,担心她上去遇到危险。想着大家还没回来,她也顾不上那么多,就在这时雪山上传下来消息,车辆抛锚正在抢修,有消息了边玲玲悬在心上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雪山上恐怕到处都是大雪吧,车怎么下来呢?”到了晚上12点,仍然不见大家回来,边玲玲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不停地看着墙上悬挂着的时钟,一边在嘴巴上喃喃自语。

  又过了2个小时,“玲玲开门”凌晨2点,边玲玲还没有休息,他仿佛听到了屋外汽车的声音,透过窗户看向外面果然是丈夫和战友们回来了,她连忙跑出去帮丈夫拍打身上的积雪,又端来温热的姜汤让大家喝下,眼见丈夫手脚冻得哆嗦,边玲玲十分心疼。

  “还好多亏了雪山上屋子里的取暖器。”雪太大,车子上不去,刘明佳找来挖掘机师傅清除了道路上的积雪,巡逻任务结束后,在返回途中遇到车辆抛瞄停在了雪山上,一行人就只得想办法联系县城派修理工前来,一来一回好几个小时。等大伙都休息了,刘明佳向妻子边玲玲讲述在雪山上的经历。恰巧车子抛锚的地方有间屋子,因为雪山上道路崎岖,弯大坡急,天气好的时候刘明佳就在这间房子里准备了2台取暖设备,这下终于派上了用场。

  刘明佳在雪山上呆了14个小时,边玲玲在警务室等了14个小时,每次上山边玲玲总会等着丈夫和战友们回家,因为警务室要大家一起守护才是家,等待的过程如此漫长,她要去慢慢适应,正如2年前她艰难选择远离父母、儿子,来到千里之外的西南边关一样。

  今年警察节的主角属于他们,属于守护在怒江边境线上默默奉献的每一位戍边人!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而他们不语,却在祖国边疆写满了忠诚。(代超)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