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难忘乡间那一弯清酒
发表日期:2021-10-18 17:28:15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边境管理支队

  “又是九月九,思乡的人儿,漂流在外头,愁更愁,情更忧,举起杯,饮尽这乡愁。”一首重阳节的歌诉说着异乡人无尽离殇,激励戍边人边关之志。

  参加工作后,尽管回家次数一年比一年少,但始终难以忘记家乡田间的小桥流水,晨曦鸟叫虫鸣,餐桌上母亲拿手农家小菜,特别是父亲自酿的葡萄酒,我喊它清酒,是因为度数低,味道十分清爽,抿上一口,让人回味无穷,口齿留香,谈话间无疑全是父母的敦敦教诲浮于脑海终身受用。

  中秋节前夕,我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准备回家过节,不善言辞的父亲习惯性地把电话递给了母亲。“工作都干完了吗?其他战友也休假了吗?”尽管距离上次休假已经是一年前,也并非是父母不想儿子,他们只是担心休假是否会影响工作,因此总会问上几遍。

  归途中客车飞机来回倒腾,满载着游子的思念,期间母亲总是会记得上下汽车飞机的具体时间,一通电话打来问我路上是否顺利,一天车程终于回到四川。第二天一早我携妻女往家赶,不难想象父母亲还是会早早地在家门口望着大马路尽头等上一上午。

  “爸妈,我们回来啦!”“儿子媳妇回来了,快下来坐,小米(女儿小名)还认识婆婆吗?”家虽然靠在公路旁,一条二十多米长的小路小车是开不进去的,为了停车方便,父亲提前找来水泥和石块,在每次停车的位置进行了加宽,后来听母亲讲,得知几天后儿子要回家来,父亲冒着大雨起早贪黑地对路面进行打磨,路是修好了,腰杆子却疼了好几天。

  谁说不是呢,对于快70岁的老人每天抬水泥、搬石块,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仿佛看见雨中父亲铺路的场景。“爸爸您辛苦啦。”“不辛苦,以后车停这里就好啦。”父亲满意地笑笑。

  我拿着行李,老婆提着为父母亲买的礼物,孙女在爷爷婆婆的怀抱中东看看西瞧瞧,一家人好不其乐融融。

  妻子在厨房帮助母亲准备午餐,我带着女儿在坝坎里玩耍,父亲一如既往地坐在台阶上看着我和女儿嬉戏。

  一桌子最爱吃的菜,妻子忙着给女儿喂饭。“喝点红酒?我也和儿子喝点。”父亲身体不是很好,母亲很不赞成父亲喝酒,但因为我在,母亲没有太多干涉。

  杯中,浓浓的朱红色液体顺着杯壁浸染杯底,喝上一小口,全是家的味道,甜甜的。

  要酿上一罐葡萄酒可不容易,工序和容器必须有严格的要求,葡萄要新鲜上等货,清水洗净后自然风干水分,并一个一个破开,在罐中一层冰糖一层葡萄依次铺开,最后密封好,剩下的就交给时间。

  “工作干得怎么样?干工作要注意身体。”“两口子带娃娃要辛苦点。”老生常谈的话题饭桌上父母亲总会重复叮嘱,我也是爱听的。几杯酒下肚已经微醺,我注意到父亲干瘦的脸上已经泛红,跟上次相比额头的皱纹又深了几分。岁月让我慢慢成长,父母却在慢慢变老。

  怀念小时候无忧无虑的生活,饿了吵着让妈妈做饭,吃过饭跟着父母去田间干活,说是干活,大多数是和同龄的小伙伴玩耍,母亲是舍不得让自己孩子累着的,重担却使得她的背逐渐佝偻。母亲从来不会对我诉苦的,偶尔从姐姐那里得知妈妈经常会有腰疼的习惯。

  “给儿子加点饭。”母亲一个起身,只见她用手掌撑着腰,脸上露出一丝吃力略带痛苦的神色,见我注意到赶忙恢复笑容。“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妈,我已经吃饱了。”我连忙起身接过碗。粗心的我却没留意母亲的身体状况,深深的内疚顿时在心间翻涌,拿着杯子一饮而尽,一个转身处理一下眼角的泪珠,怕被他们看见。

  “下次什么时候回来?”父亲端着酒杯。“不知道呢。”我不经意地回答,只见父亲缓缓将端起的酒杯重新放回桌子上。妻子碰了我一下,我知道说错话了,“应该会早点回来吧。”连忙补充道。“儿子刚回来不聊这些,来,吃菜。”母亲给我夹了一块鸡肉放进碗里。父亲这才继续喝起来。

  “明月催还乡,双亲备食忙。菜肴肠进肚,温酒话离殇。往事不可忆,枯枝环树桩。复兮是何年?襟湿泪千行。”竟有种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之感。

  在外多年,带着父母的叮嘱,在繁华闹市中寻找立足之本,家乡的思念与时间博弈,记忆犹新的是乡间那一弯清酒,红红的,甜甜的,口齿留香。(代超)

【责任编辑:张诚】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