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怒江海拔3400米的雪原,他们以冰雪洗脸
发表日期:2021-11-30 16:28:40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边境管理支队
 
  11月24日清晨,怒江迎来了2021年第一场大雪。沿贡山县丹珠村往上40余公里海拔4000余米的阿弄山口首当其冲,经历过秋季洗礼的枯树断枝上挂满了银装素裹,那里是戍边人疫情防控的“阵地”。
新搭建起来的帐篷被积雪压垮了
  一觉醒来,民警罗江紧了紧身上的厚被,还是觉得很冷,战友们睡得也不踏实,他干脆翻身起来,推开联防所寝室的大门,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尽收眼底,周围凌冽的冷空气裹挟全身,35号疫情防控执勤点和往年一样也开始下雪啦。
  2020年以来,随着疫情防控局势不断变化,在驻地党委政府大力支持下,怒江边境管理支队茨开边境派出所民辅警连续3次“阵地”前移,目前,35号疫情防控执勤点坐落在距离边境线2公里的山腰上。
  “今年的雪来得稍晚,但是比去年的来得更猛。”看着漫天飞雪,狠狠撞击在自己本就冰凉的脸上,辅警龙全林若有所思。今年执勤点队伍壮大了,目前为止所里面4人、腾冲出入境边防检查站2人,加上民兵、医生和政府工作人员共计15人,平均年龄二十八九岁,人多了至少荒芜的地方多了些人烟,工作效率有了保障。
  “呵,雪天适合吃汤菜。”大早上,负责做饭的同志炖了一锅猪肉罐头汤,大家眉开眼笑的围坐在一起,讨论着有关雪的话题,热汤下肚与这个寒冷的冬天完美契合。
  “帐篷被大雪压垮了!”嘭呲一声巨响,跑得快的同志连忙跑出去查看情况,原来是前几日刚绑好的帐篷早上就被积雪压垮了。为了工作需要,民警们在道路边架起了2顶帐篷,白天大家在帐篷边执勤,同时也是遮风挡雨不错的场所,这下可好一顶已经彻底散了架,另一顶也岌岌可危。
  “钢钉再往下几公分,绳子再绑紧一点。”顾不上吃饭,罗江就带着3名辅警紧张的抢修起来,清理积雪、帐篷加固,这样的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陌生,疫情防控工作近两年来,边境上有帐篷的地方就是阵地,就是家。顶着雪执勤可不好受,他们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鞋子踩在周围几公分厚的积雪上很快就浸湿了。
   时间还长着呢,毕竟这才刚开始,更大的暴风雪还等着他们。
热水器每晚只能供一个人洗澡
  “与我们最开始的生活环境比起来现在好多了。”罗江从第一批上来执勤到现在刚好是第87批次,每隔几周就会上来一次。刚开始上来的时候只有2层楼高不避风雨的木板房,还时常有蛇虫鼠蚁作伴,冬天大家围坐一团靠捡拾的柴风干后烤火取暖。山上几乎没有信号,在上面待了七天,便与外界与世隔绝了七天,断电也是常有的事情,民警只得换勤的时候回所里洗澡。
  如今可谓是大变样,新修了房子,电力保障充足,只要有电就会有网,雪山之巅晚上也有了亮光,漆黑的夜晚在房子里对于道路上的风吹草动也能看得真切。
  “早上水管里有时没有水,除非等太阳出来。”执勤点目前仍然靠着山里流下来的山泉水做饭,夏天喝上一口还算甘甜,不过水土不服的同志会拉肚子。大冬天民警一早起来拿着盆子去洗脸,水等了很久不见来,打开水龙头一看,里面塞满了冰,水早就被冻住了,干脆找个干净的地方打上一桶雪拿回锅里化开。
  “晚上洗澡很不方便。”罗江解释道,雪山上晚上气温零度以下,显示器上70多度的水,打开洗澡的时候几分钟不到就降到30度,过上几小时才能轮到下一位同志洗,然而动作必须得快。不抗冻的同志很容易感冒,试过几次干脆等上一周回单位舒舒服服的洗一回,然而天天在外面执勤,身上的汗渍着实让人难受。
  “晚上睡觉新房子一点也不暖和。”向阳分站民警梁加友谈起他第一晚在执勤点休息的感受,驻地位置在风口子上,大晚上风呼呼响个不停,总能从房子的缝隙中找机会灌进来,单凭几个电暖炉是远远不够的。白天还要执勤,只得用被子捂着头才能睡,第二天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
  冬天物资保障顺畅了很多,不会过分担心因强降雨引发泥石流、滑坡影响交通。去年上半年在山上执勤的民辅警都清楚,贡山县城百年难遇特大降雨,40余公里的补给线上几十处塌方,物资上不来,人员下不去。现在冬天就算雪大的时候车辆上不来,政府也会想办法用推土机在积雪上开出一条路来。
  “这场雪后,气温将一天天骤降,被子得多带。”辅警李子怡盘算着下次上山前多准备一些御寒的衣物。然而换洗的衣服是不用带的,就算换洗下来一时半会也干不了。
雪山上巡逻防控每一步如履薄冰
  “在雪地上行走道路相当滑!”吃过早饭,地上的积雪已近10公分,由于道路比较窄,车辆无法掉头,一行人整装步行出发,冒着鹅毛大雪踏在稀稀疏疏的雪地上,向着35号界桩的方向前进,周围的雪花撞击在筒靴鞋尖上四散飞去,罗江带着队伍提醒大家注意脚下安全。
  跑在最前面的犬名叫“十九”,为了工作需要,边境派出所民警特意找来喂养的,现如今小狗已经成年,两年来它一直没有下过山,只见它一会奔向远方一会跑到民警身旁,健硕的四肢丝毫不受大雪的影响,有它在前面放哨,多了一道安全保险。
  “大家停下来稍作休息。”两公里的路程队伍走了近20分钟,见大家嘴里开始喘着粗气,双脚不自觉的打起了趔趄,罗江喊停了队伍,天气严寒、海拔比较高,加之积雪阻路,战友们体力消耗极大。
  “狭窄的道路行走起来很危险,有人曾经看到野牛从这里摔下去。”到过35号界桩的人都知道,这条路并不好走,一边是靠山,另一边是几百米崖谷,特别是下雪天为这条道路增加了危险系数,脚下每走一步大家都格外小心。刚下雪不久,部分地方落脚点还算结实,等再过几天,雪下厚了,就只得在地上打坑上去。
  “界桩完好,边境安全!”35号界桩就在眼前,检查一周边境辖区安全无异常,战友们冻得发紫的嘴角微微上扬,疲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只要辖区平安,他们每天的巡逻就变得意义重大。界桩旁休整完毕,一行人踏上归途。
  除此之外,民辅警还必须对几公里辖区的丛林进行巡逻防控,行走在泥泞混着冰雪的山地里,步伐挪动起来相当困难,树枝上的积雪冷不防来个雪花盖顶,来个透心凉。雪花飘零,一行人渐行渐远,只留下坚毅的步伐等着被雪花再次覆盖。
  作为怒江移民管理警察,戍边人有他们自己的路要走,这条边境巡逻之路哪怕前方孤独、哪怕荆棘遍地,怀揣使命和责任,他们定当一往无前。(通讯员:代超  拍摄:谢鹏)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