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穿军装的日子
发表日期:2019-07-29 16:33:51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边境管理支队

  昨天,与朋友闲聊时,他突然发来一张照片,点击打开,熟悉的橄榄绿刹那间占据了我的身心。时光流逝,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之间,脱下心爱的军装已然八个月了,成为了一名退役军人。

  受当兵的表哥影响,自小就对金戈铁马的军旅生活充满了向往,最喜欢表哥休假回家,可以亲手摸摸那身帅气的军装,常常期盼自己快快长大,长大后也能穿上那身迷人的橄榄绿。高考填报志愿,毅然决然选择了军校,成为一名军校学员,圆了儿时的梦想,经过四年的淬火锤炼,毕业分配到原怒江州公安边防支队。

  走进军营的第一天,无意中看到一张黑白照片,让我内心激情澎湃,10余名官兵打着绑腿,举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漫天风雪中欢呼,被他们紧紧围绕的,是43号界碑,静静的矗立在那里,是那么的庄严肃穆,透过岁月的沧桑,从官兵们喜悦和激动的神情中,依然可以感受到那股骄傲与自豪的味道,领略到戍边卫国、舍我其谁的壮志豪情。老兵告诉我,43号界碑也被称为“死亡界碑”。在崇山峻岭中,在“生命禁区”里,隐隐约约伸出一条崎岖蜿蜒的羊肠小道,“绝壁千重险,连山四望高”“岩羊无路走,猴子也发愁”。这条充满艰险的路,从河谷到山巅,海拔高差达4000多米,通行困难,时常需要爬天梯,攀绝壁,过溜索桥,走藤蔑桥,谷底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降雨量接近4000毫米,毒虫滋生,环境十分恶劣。与此相反,山顶雪地里的气温却低至零下40多摄氏度,植物不能生长,动物无法生存。43号界碑就在这海拔4400多米的云南省怒江州独龙江担当立卡山屋脊得那腊卡山口,曾有两名战士长眠在巡界的路上。默默地注视着43号界碑,“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的豪迈瞬间充盈我的胸膛,仿佛自己也站在了界碑前,与战友们融为一体。

  理想跟现实总是有着一些差距,慢慢融入原怒江州公安边防支队这个优秀的集体后,渐渐发现“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铁血豪情并不是戍边生活的常态,更多的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孤寂和坚守。一位80年代初期在独龙江战斗过的前辈这样回忆:“那样的日子对一个心理健康而意志稍微薄弱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残酷的折磨,而我们驻守在西南最前哨的官兵们则注定要承受这种磨砺。没有电灯,没有电话,与外界的联系只有靠连队的电台,长达半年的封山期,看不到一张报纸,收不到一封家书,报纸杂志也只能订半年,因为封山期无法送达邮件。不说半年大雪封山后那种与世隔绝的寂寞苦凄,最要命的是山里物资贫乏,吃的用的玩的,要什么没什么。”还记得第一次在大雪封山前抢进独龙江看望慰问官兵,一名战士偷偷把我拉到一旁,神神秘秘地跟我说:“杨干事,你们送我们的影碟太少了,能不能麻烦你多带点进来,每部电影我们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画面都花了,台词也都会背了,还有书和杂志,下次可以给我们带些进来吗?封山的时候经常停电,只能看书了。”我永远无法忘却战友说话时那认真期盼的眼神,也是从那时开始,让我对身上的军装有了更加深刻地认识,也有了更加深厚的感情。

  刚入伍的时候,经常听到一些老兵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一直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当兵后悔什么?不当兵又后悔什么?直到自己融入绿色方块,才渐渐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曾因工作原因,连续三年没有回过一次家,一次与妈妈打电话时,她略显犹豫地跟我说:“孩子,都几年没见你了,工作要是忙回不来,能不能抽空去网吧跟妈妈视频一下?妈几年没见你了,想看看你。”听完妈妈的话,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当时我正在外面执勤,别说找不到网吧,打个电话都还需要找个有信号的地方。再后来,娶妻生子,对家人的愧疚越来越多了,结婚这么多年来,与妻子厮守的日子屈指可数,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她一手包办,周边的人都说,你妻子真能干。可我知道,她刚强的背后也有无尽的泪水和辛酸,可是从来没有听她抱怨过,每次好像都是若无其事地随口问一句:“什么时候能回家?孩子想你了。”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而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是我心中无以言说的痛,每次听到或看到这句话,我的内心都会失落无比,身心被愧疚和无奈充满。对我们来说,陪在妻子左右,陪她哭,陪她笑,陪她看世间最美的风景,陪她一起慢慢白头,是一种内心无比渴望的期盼。我们选择了军旅,就选择了不一样的青春,“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戍边生活是我们的真实写照,而妻子选择了我们,也就选择了不一样的生活,“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牵肠挂肚成了军嫂的生活常态。“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甜蜜爱情成为我们内心的一种寄托,也是我们对爱情最真挚的告白。

  2018年12月25日,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公安现役部队官兵集体退出现役,我脱下了心爱的军装,挥泪告别16年的军旅生涯,转制成为一名移民管理警察。“脱下军装,迎接警服,初心不改,边防人的使命继续。”一位战友在朋友圈写到。其实,作为维护边境安全稳定的重要力量,我们早就有了“警察”和“武警军人”的双重身份标签。走访辖区群众、开展法制宣传、登记暂住人口、检查行业场所、组织治安巡逻、打击违法犯罪、办理户籍业务……这些都是我们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没有热血澎湃的英雄事迹,更多的是日复一日的服务群众,维护边境安全稳定。

  穿军装的日子,我更多的是把镜头当枪,用笔杆子战斗。用手中的笔真实深情地描写坚守怒江一线的公安边防官兵的忠诚事迹,用手中的相机记录戍边生活的感人瞬间。16年的军旅生涯,我亲眼目睹战友们的辛勤付出和无数个日夜的默默坚守,用笔记录下战友们工作的点滴,用相机捕捉战友们的风采。如今,我脱下了心爱的军装,成为一名移民管理警察,从前以笔为枪诉说公安边防卫士的感人故事,现在以人民为中心成为当初自己笔下的主角,岗位的转变,不变的是入伍的初心,往后余生,理想信念依然坚定,不改心中的职责和使命,默默地守护着边境平安,在平静的生活中精彩演绎着属于新时代移民管理警察不一样的人生。(杨晓)

【责任编辑:张诚】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