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那条路
发表日期:2019-06-26 17:00:26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边境管理支队

  前几天中午闲坐时,在朋友圈偶然看到《寻找60年前的独龙族乡亲》一文,出于对独龙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我点开了链接,几张上世纪60年代的独龙江老照片瞬间吸引了我,但让我印象更加深刻的是摄影师进独龙江时,路途上的艰辛,不禁把我的思绪带回那条魂牵梦绕的独龙天路。

  未进独龙江之前,除却如诗如画的风景,感人肺腑的故事,听到更多的是关于独龙江的路。有一位记者曾总结:“只有去三个地方用‘进’字,进京、进藏、进独龙江。”这个“进”字说的正是前往独龙江路途的艰险。历史上描述,进独龙江的路是挂在绝壁上的天梯,是悬在江面上的藤篾溜索和吊桥,是断断续续地延伸在江边的羊肠小道,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来说,这条“路”犹如天方夜谭。曾在独龙江工作生活过的老前辈深有感触地说,每一次进出独龙江都是一次生死考验,讲起在独龙江的故事,更是惊心动魄难以忘怀,以前去界碑巡查的路,除悬崖上的羊肠小道,要身体紧贴着岩壁而过之外,还要过独木桥、藤索桥、溜索等。其中,藤索桥不过是用原始森林的原始葛藤固定在两岸的大树上,成为扶手护索,中间铺上竹篾笆或木板,人走在桥上,桥就像飞起来一样,独龙族群众把它叫做会飞的桥,人走在桥上,失去平衡,会有坠江的危险,再粗的藤索,天长日久,日晒雨淋,也会腐朽,人走在上边,藤索若断了,只能葬身鱼腹。

  因工作原因,我与独龙江结下了不解之缘。第一次走独龙江公路是在2008年冬季,这是一条让探险者也畏惧的路。路的一边是不时有滚石坠落的高山,另一边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悬崖。路面很窄,碰到会车,有时要倒很长距离,才能找到一个刚刚能够错车的位置。两辆车几乎是贴着车身会车的,稍有差池,处于外线的车很有可能被挤下万丈悬崖。每当会车的时候,我的心就提到嗓子眼,特别是倒车的时候,喘气都不敢,更不敢看驾驶员,怕影响他,让他分心。安全会车后,心一下落了回去,顿感头顶上的天空更加美丽。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乡仅有96.2公里,我却在性能良好的越野车里颠簸奔波了10余个小时。自那以后,再走其他崎岖险峻的山路,我都安之若素了,没有什么地方能再让我体验到那种生死就在一瞬间的感觉了,也让我对独龙江有了历久弥新的深厚感情。

  今年清明前夕,曾经在独龙江战斗过的一位领导专门赶去独龙江巴坡烈士陵园祭扫,缅怀长眠在那里的战友。回来后,他对我说,本来还担心时间太紧,不能如愿赶到烈士陵园,没有想到,现在独龙江的公路修得这么好,贡山县城到独龙江两个多小时就能到了。他第一次进独龙江是打着绑腿进去的,走了三天;最后一次离开独龙江是坐车出来的,一天就到了县城,那时感觉很幸福,终于不用再徒步翻越雪山了。这次进去,一路看到原本简陋的茅草房、木板房、篾笆房,已经被设施齐全的安居房取代;村里的乡间道路、文化活动室、篮球场、卫生公厕、现代通信设施、集贸市场等一应俱全,还新建了博物馆和敬老院……群众房前屋后干干净净,屋内的衣物铺盖和锅碗瓢盆整整齐齐,村容村貌整洁,美丽得如诗如画。一条条平整宽敞的道路通往迪政当、献九当、龙元等偏远村寨,“出门基本靠走”已经成为历史。云南移动实现了独龙江乡6个行政村的4G网络全面深度覆盖,警营里电台传情、“爱的奔跑”等浪漫爱情故事也成为了遥远而珍贵的记忆,独龙江进入了“互联网+”时代。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走向开放、包容、发展的新天地。“翻天覆地”成为他这次进独龙江的最大感受,而独龙江只是我们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上奔跑的一个缩影。进入新时代,随着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不断提升,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4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给独龙江乡群众回信,祝贺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我们一定会牢记习总书记的殷切嘱托,和边疆各族群众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把边疆稳定好、民族团结好、经济发展好、生态保护好,努力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杨晓)

【责任编辑:赵精勇】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