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舍界碑难说再见
发表日期:2018-11-26 10:38:06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州公安边防支队

  随着日历一页一页翻过,距离退出现役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每当想起即将要脱下心爱的军装,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中萦绕,总想写点什么,却不知道从何动笔。一日,偶然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大雪深处的43号界碑,一个个铭刻在脑海深处的故事浮现了出来。

  在崇山峻岭中,在“生命禁区”里,隐隐约约伸出一条崎岖蜿蜒的羊肠小道, “绝壁千重险,连山四望高” “岩羊无路走,猴子也发愁”。这条充满艰险的路,从河谷到山巅,海拔高差达4000多米,通行困难,时常需要爬天梯,攀绝壁,过溜索,走藤蔑桥才能到达山顶。谷底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年降雨量接近4000毫米,毒虫滋生,环境十分恶劣。与此相反,山顶雪地里的气温却低至零下40多摄氏度,植物不能生长,动物无法生存。43号界碑就在这海拔4400多米的独龙江担当力卡山山脊得那腊卡山口,曾有两名战士长眠在巡界的路上,被称为“死亡界碑”。

  认识43号界碑,是从一张黑白照片开始的— —10余名官兵举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漫天风雪中欢呼,而他们的中间,43号界碑静静地矗立在那里,是那么庄严肃穆。透过岁月的沧桑,从官兵们喜悦和激动的神情中,依然可以感受到那股骄傲与自豪的味道,领略到戍边卫国、舍我其谁的壮志豪情。多少次,在梦里来到界碑旁,与官兵们融为一体,共同守护43号界碑。

  独龙江河谷位于高黎贡山西麓,进出需要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高黎贡山,悬崖连绵,峭壁林立,白浪翻卷。险峻的自然环境,使独龙江河谷的交通处于独木天梯遍布路途,竹篾溜索横跨江上的状态,道路崎岖艰险。这里解放前没有路,只有一条岩羊、猴子都难通过的羊肠小道,沿途要经过令人毛骨悚然的独木桥,在悬崖峭壁间跋涉半个多月才能抵达独龙江。解放后,党和政府打通了沿途70多堵陡峭的悬崖,架起了100多座桥梁,修建了贡山至独龙江乡的人马驿道。从这时开始,边防武警官兵的身影就总是奋战在高黎贡山上最危险的地方。龙元和迪政当之间有一道十分险要的绝壁,宽达100多米,像一道光滑的屏障直插在江中。由于这道绝壁的阻挡,过去两村之间的道路要沿着架在悬崖间的独木桥向上攀登三个多小时,然后背贴悬崖沿着独木桥再走上两个多小时,过往十分危险。官兵们经过两个半月的英勇奋战,终于将绝壁打通,附近的独龙族群众纷纷赶来庆祝。

  独龙江人马驿道修好后,进入独龙江缩短为在崇山峻岭间步行3天,但沿途都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没有住宿的地方,来往群众只好住岩洞宿草丛,常发生冻死人的情况。官兵们顶风冒雪来到山顶东侧,从半山上砍来坚实的杉木,奋战40多天盖起了3间木板房,安上床,铺上被,放上了锅碗瓢盆和柴米油盐,供来往的群众住宿,并定期换洗被褥,增添粮食和柴火。每年大雪封山的时候,还专门派出官兵驻守,帮助过往群众。从贡山县城出发,巡查43号界碑的第一站,就是这3间木板房,官兵们叫它“东哨房”,群众则亲切地把它称为“救命房”。

  巡查界碑的路上,有一个专业动作,官兵们称为“骑马过桥”。山腰上经过一道山脊,山脊形似马鞍,宽度比马鞍还窄,像根独木桥。它的左右两边都是悬崖峭壁,不能直立行走,只能“骑”着过去,像只青蛙一样用两只手撑着“马鞍”跳过去。每次“骑马过桥”对官兵们来说都是一次生死考验。除了“骑马过桥”,有时还要爬坡度80度以上的险峰,随时都有掉下悬崖的危险。过藤蔑桥也是巡界途中必不可少的经历,需要一定的技术和不小的勇气。藤蔑桥是用独龙江一种韧性极好的藤和竹篾做成的。弩弓和砍刀不离身的独龙族群众先把细绳用弩弓射到江对面,再砍来独龙江特有的非常坚韧的藤,用细绳把藤的一头拉到江的对面,一般只拉四根,在两边的大树上固定好。上面两根用来做扶手,下面两根铺上竹子,中间用细藤固定一下就可以走了。“过藤蔑桥时,两眼平视前方,不要往下看,落脚必须用‘外八字’横着踩”成为官兵们口口相传的过桥宝典。

  巡查43号界碑的路上,吃人的东西多,人吃的东西少。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被烟雾死死笼罩着,大白天在森林中也像夜间一样黑沉沉的。森林中有一种有毒的气体,即瘴气,是由森林中死亡的动物和腐烂的植物混合形成的,在阳光照射下不时散发出特别香或是特别臭的气味。人嗅到这种气味时,轻者会出现头晕眼花、恶心呕吐、神经功能紊乱等现象,重者会休克死亡。瘴气时刻威胁着巡界官兵的生命,而让官兵们难以忍受的还有吸血的蚂蟥。草丛中的水蚂蟥,树枝上的旱蚂蟥,前赴后继地往官兵们身上爬,浑身都被叮咬得发炎化脓,还会起密密麻麻的黑斑点,疼痛难忍。饥饿疲惫、长期吃不上蔬菜、皮肤干燥、嘴角起泡、脸生痤疮也是巡查43号界碑途中的难题,于是挖野菜成为一门必学技能。官兵们还自创了《野菜歌》:红米饭,南瓜汤,野菜苦而香;渡激流,过飞桥,野菜来壮胆;爬雪山,攀悬崖,南瓜来鼓气;吃饱南瓜苦野菜,睡觉香又甜。这首曲调并不悠扬,歌词也很直白的原创歌曲,陪伴着一代又一代的官兵走了一程又一程。

  岁月如梭,入伍十余载,即将退出现役,脱下心爱的军装,告别用青春和汗水守卫的界碑,心中除却满满的不舍,还有那句说不出的再见。

  在离别之际,迫切地想用这些稚嫩的文字记住官兵的苦与乐,血和汗……不想让这些绿色的身影渐渐远去,在点点滴滴的回忆中,蓦然发现,这些记忆已深入我的骨髓,与我融为一体。

  还记得刚听到部队改制自己即将退出现役的消息后,给孩子写的第一封信,信尾告诉孩子快快长大,期待和他一起走边防,一起到界碑看一看,期待孩子继续传承官兵们身上绵延不断的爱国情怀,接过我们手中的枪和肩上的责任。

  “他日江湖重逢,再当杯酒言欢”。恍惚之中,在崇山峻岭深处,一群刚毅的绿色身影在峭壁悬崖间艰难跋涉,又踏上了巡查43号界碑的路。

  不舍界碑,难说再见,一股难言的情绪悄然在心间流淌。(杨晓)

【责任编辑:张云】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