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还想要什么
发表日期:2018-11-12 10:32:33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报

  张建梅

  从牙牙学语到苦读求学,从成家立业到不惑之年,蓦然回首,遥看生命的轨迹,就像一片片刚切割开的大树干上凸显的一道道年轮,不停地向外扩张。生命的意义对于不同的人而言,或许是一种生存法则,或许是一种艰辛历练,或许是一次痛苦煎熬,或许是一次幸福酿制。但生命中的每一次体验,总在为我们积攒和垒砌着歇脚的窝儿、抵达的彼岸。其实,生命就像一棵树,无论生存也好历练也罢,无论收获也好付出也罢,总之,生命的背后总藏着许多道不完、叙不尽的故事,但不论结果如何,生命的轨迹总在那儿摆着,让你涂抹不去,删改不了。有的人会对生命中的某一段经历刻骨铭心,有的人会对记忆中的某一事或某一人心存感恩。诚然,有了故事,童年才充满了幻想,青春才变得越加憧憬与向往,生命才显得越加弥足珍贵。

  盛夏,随朋友一起进村入户,去她所挂联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家里搞摸底调查,所到的两户人家,户主的年龄均不算大,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通过询问得知,两户人家的致贫原因都是缺技术、缺资金,盖不起像样的房子,至于柴米油盐酱醋茶什么的还勉强过得去。两户人家的房屋结构大体相似,主房屋都是用空心砖和石棉瓦垒砌建盖的三间平房,房屋外表层墙体有许多裂痕。据了解,他们的房屋在我们开展入户调查之前,已被有关部门鉴定为需重新建盖的 D 级危房。我一边采访、一边拍照,一边不停地在心里想:“我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时,如果能像他们一样有俩个小孩,有自家的菜园、田地和房屋,已心满意足了。”他们还很年轻,还有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可以通过努力和打拼来改变自己的生活,尽管现在的日子苦点、累点,但再过十年、二十年,或许他们到我这个年龄时,相信他们一定能把自己的房屋建得更大更好,把自己的日子过成好日子。因为我在他们这个年龄时,虽有一份收入稳定可以填饱肚子的工作,但我没有固定的居所,更没有属于自己的房产,孩子也因响应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号召,有一孩就领了独生子女光荣证。那时候,像我们一般大的人,心里只想着努力工作和供养孩子读书,教育孩子成长成人,至于房子,总认为那应该是临近退休才想的事。可哪成想在我三十五岁那年,集资建房几个字在不知不觉中悄然闯入我的生活,如果想要住上好房子、新房子,就得参加单位的集资建房活动,得想办法筹足六七万元的集资建房款。可六七万的集资款对于当时两个都是教书匠的我们来说,简直成了天文数字,除了贷款,别无选择。于是,我和爱人第一次走进银行,四处询问,求人帮忙办理集资建房所需的贷款手续。打那以后,还贷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就这样,十年、二十年晃眼过去了。可哪成想集资建房款才刚还完,四十五岁那年,随着城镇化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我们单位从原来离家门口仅几百米的地方搬迁至离家五六公里的地方,我每天不停地奔忙穿梭于公交车站、家和单位之间。于是,又不得不考虑把老房子卖了,重新购买离单位较近的商品房。这样一来,上班奔波的压力是减轻了,可还贷的负担却又加重了。于是,新一轮还贷的奋斗历程重新开启,日子又重新回到每月精打细算、每日粗茶淡饭的紧巴巴的日子。每次回家过年,途中不得不留宿一宿时,全家人从未舍得住一宿较好的宾馆,每次都选择价格较为便宜的饭店或旅馆。还好,随着国家住房公积金政策的不断完善,我们有了国家给予的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低于商业贷款利率的住房公积金贷款的好政策,才让一个个过去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一步步成为现实。

  回想一路走来的我们,再看看身边两个正处在困惑、挣扎、奋斗中,正为缺技术、缺资金盖不起房子而犯愁的年轻人,我的鼻尖不禁一阵酸痛。我们不停地向两个年轻人宣传党的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及易地搬迁等惠民政策,好让他们鼓起勇气,甩掉贫穷落后心里阴影的包袱,并鼓励他们通过外出打工及发展种养业来弥补建房资金的不足。同时,借助国家易地扶贫搬迁人均一万元建房补贴的好政策,积极筹划建房改善居住条件。同时,两户人家的孩子,上学不需花一分钱,就可到附近乡镇中学和中心完小就读,直至完成九年义务教育。不仅如此,在作为“三区三州”之一的怒江,适龄儿童还可享受高中三年、学前两年免费入学的好政策,这样的好事,这样的好政策,我们还纠结什么,我们还想要什么?相信,不久的将来,在国家扶贫政策的帮扶下,在户主自身的努力下,两家人都会住上温馨舒适的新房。等房子建好了,两家人还会靠在自家林地种植的重楼、核桃等经济林木和外出打工增加家庭经济收入。同时,守着家里一亩三分地的老人和妇女也会勤劳耕种,依靠自家地里产出的五谷杂粮、蔬菜瓜果等自给自足,多余的农副产品还可拿到集市上出售。我想,他们的日子将会越来越好,越来越红火。随着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不断实施,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美丽乡村,魔变中的美丽乡村,将会成为城里人休闲度假的奢侈品;美味的农家菜肴,美丽的田园风光,古老的民居村落,将会成为城里人寻味乡愁,打开记忆的闸门。

  暮色黄昏,天边的夕阳把大山的轮廓勾勒得特别清晰,一幢幢新建的别墅似的农家小院清晰地点缀在高黎贡山半山腰,让乡村的景色更加迷人。就要告别两个朴实憨厚的年轻爸爸,为了表达那一刻心里最想要说出却未说出的心语,且用彝族音乐人莫西子诗创作歌曲《不要怕》作为再见和送别的礼物。加油吧孩子!相信,青春常在,青山常在,遥远的梦,不会遥远。

【责任编辑:张云】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