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阔时”节篝火
发表日期:2018-01-08 15:18:48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报

  马恩勋摄

    □和智楣
       好友打来电话时,天色已有些暗淡。透过阳台远远望去,对面连绵的群山轮廓模糊,从中午便阴沉下来的天空,无声地给小镇深冬的黄昏,染上了一抹淡淡的阴郁。可当我接到好友的电话,听到她兴奋的催促声时,整整一天都激荡在心头的热情被瞬间点燃,火热地逼退了空气中弥漫着的寒意。

  匆忙放下电话,我从衣柜里取出一套早已准备好的傈僳族服饰。一件白蓝条纹的细麻布右衽短衫,一袭同样质地拖到脚面的百褶裙,一个缀满或蓝或白珠子的小包。没有华丽鲜艳的花边,也没有精致隆重的配饰,但衣裙却保留了原始纯真的傈僳族服饰特点,有着传统的质朴气息,深得我的喜爱。所以但凡参加小镇的重大活动,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穿上它。

  等我收拾妥当,走出家门,浓郁的暮色已迎面缠绕过来。沿着生态走廊从我所居住的新城区朝民族体育场走去,一路上,彩灯缤纷,花草绮丽,行人如织。三五成群的人们,几乎个个身着艳丽多彩的民族服饰,一派喜气洋洋,顾盼间全是藏不住的欢喜和呼之欲出的热切。那份喜悦与喧闹,硬是给身旁缓缓流淌的碧绿怒江,热烈地铺上了一层绚丽的光泽。

  然而,何止是生态走廊,就在此时此刻,小镇里,几乎每条通往民族体育场的道路上,都挤满了身着民族节日盛装的人们。大家正络绎不绝地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如同一股股明亮的火光,炙热地汇集成一团滚烫燃烧的激情。

  毫无疑问,今夜,将是小镇一年当中最热闹也最绚烂的时刻。一场盛大的露天篝火晚会即将拉开帷幕,而所有人也即将迎来一场激情四溢的狂欢之夜。

  每年农历十二月初五到第二年正月初十,当漫山遍野的野樱花开得如火如荼,将怒江两岸的连绵群山晕染得近乎妩媚妖娆时,世代生活在峡谷深处的傈僳人,便迎来了庆祝新年的传统节日——“阔时节”。

  “阔时”是僳僳语的译音,有“岁首”之意。节日期间,家家户户都会杀鸡宰猪、酿美酒、舂粑粑……制作各种美食。人们去山上采折松树枝插在门口,寓寄祛疾除病,幸福吉祥;还会聚集在晒场或开阔地,对歌、跳舞、荡秋千、射弩,共同欢庆新年。夜里,村村寨寨都会燃起熊熊篝火,大家围着篝火狂欢起舞,一曲曲响彻峡谷上空的“摆时”不仅驱散了冬季的寒冷,也让古老的迎新方式充满了烂漫和激情。

  为庆祝“阔时节”,每年深冬,小镇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露天篝火晚会。晚会当晚,生活在小镇及周边村寨的人们,便纷纷穿上民族节日盛装,欢聚在一起,手拉着手,围着熊熊燃烧的篝火,欢快地载歌载舞,畅诉衷情,互道祝福,共同迎接新年的到来。

  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参加“阔时节”露天篝火晚会是12岁那年的冬天。掰起手指算的话,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是小镇首次举办“阔时节”露天篝火晚会。即使时隔多年,即使当年的晚会地点——老城区灯光球场早已被拆除,上面先后竖起了一栋栋崭新的高楼,已无迹可寻。可当年那场晚会的浩大声势和热闹氛围至今仍历历在目,深刻在我的脑海中。

  那晚,几乎所有人都是循着欢快的歌声赶到晚会地点的。当高亢激越的傈僳“摆时”盘旋在小镇上空时,一个个欢快的音符便像一双双热情洋溢的手,牵着人们兴高采烈地走出家门,情绪高涨地聚集到了晚会地点。

  整个晚上,大家手拉着手,以篝火为中心围成一个又一个圆圈,合着一曲接一曲的民族舞节拍,纵情地跳着、笑着、旋转着、狂欢着。现场那熊熊燃烧的篝火,明暗交织的彩色灯光,踩在脚下的厚厚松枝,堆满鼻尖的松枝独特醇香和一杯一杯仰头喝下去的暖热杵酒,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火热地把所有人都卷进其中,永无止境地沉醉着……将那无与伦比的激情和铺天盖地的热情,永远地定格在了小镇的记忆深处。

  我就是在那晚,彻底沦陷进那种令人感动和震撼到几乎忘记一切的氛围中,从此心甘情愿地追随着每年“阔时节”的篝火,尽情地投身到那火热的、炙热的、狂热的漩涡里,无法自拔的。

  而今夜,当我如约赶往“阔时节”露天篝火晚会时,那种曾令我沦陷的奔放激情和热情,又再次裹挟着气韵悠长的“摆时”调子迎面向我扑来,紧紧地将我拥住。

  跟随欢快的人群抵达民族体育场时,夜色已浓,身着民族节日盛装的好友,正满脸喜气地站在约定地点等着我。是呀,怎能不高兴?怎能不期待?过去的二十多年,我们几乎一起参加过小镇每年举办的“阔时节”露天篝火晚会,它早已成为我们这代人,甚至小镇所有人的记忆,成为一种迎接新年的仪式,一种不离不弃的传统。它已深深地渗透进小镇的生活。

  到了晚上八点,伴随着一场傈僳族原生态歌舞的表演,隆重绚丽的“阔时节”晚会缓缓拉开了序幕。与以往不同,今年的晚会,我们迎来了远方的客人——来自祖国宝岛台湾的少数民族同胞。在民族体育场中心那个灯火辉煌、热闹非凡的舞台上,两岸同胞的携手倾情演出,不但给峡谷各族人民带来了深切的祝福,也带来了无尽的欢声和笑语。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个精彩纷呈的节目,掀起了一浪又一浪火热的高潮。歌声、鼓声、笑声、击掌声、欢呼声……全都汇聚成了喷薄而出的腾腾热气,一次次直冲向头顶的厚重阴云。于是,云散了,风暖了,冬夜里闪烁的星辰和明晃晃的月亮慢慢出来了。两岸连绵的群山缓缓露出了雄伟的身姿,迷人的美丽的怒江绽放出了绿色的笑容。整个晚会渐渐被一种无法按捺的激情和热情所包围、笼罩、覆盖。

  而民族体育场外,身着民族节日盛装的人们,仍不停地沿着一条条通往篝火晚会的道路赶来,像是从四面八方聚过来的一簇又一簇火光,将晚会层层围住,持续地点燃着狂欢之夜的激情。

  最后,在粗犷、奔放又不失庄重的舞蹈《刀山火海》的衬托下,舞台前方,象征团结、和谐、吉祥的节日篝火被逐一点燃。熊熊燃烧的篝火,映红了大峡谷的夜空,“阔时节”露天篝火晚会的狂欢之夜正式开启。

  奢华的月光、燃烧的篝火、震撼的鼓点、绚丽的服饰、激扬的乐曲、粗放的舞姿、暖热的杵酒、灿烂的笑容……所有这一切就像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火热地将人们拉进一个天旋地转的忘我世界。熟识的陌生的、相爱的初遇的,男女老少,各族同胞,大家纷纷被激情的旋律牵引着,手拉手,心连心,合着音乐的节拍,纵情地围着熊熊燃烧的篝火,唱着、跳着、叫着、笑着,旋转成一圈又一圈的同心圆。晚会上空那波澜壮阔的激情、波涛汹涌的豪迈,感动了天,感动了地,感动了万物苍生。

  歌如海,人如潮。夜更深沉,可狂欢之夜的激情和热情却丝毫不减,从四面方八方聚拢而来的人们依旧一波又一波、一浪又一浪,热烈地将熊熊燃烧的“阔时节”篝火点得越来越亮、越来越火热。像一团能照亮生命的烈焰,在广阔的天地间,在峡谷的山水中,燃烧着,释放着,见证着亲情、友情和爱情,见证着永恒与奇迹,见证着时光那不老的传说。

  今夜,我尽情地燃烧在这熊熊的篝火中,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一切。今夜,我难以离开,也无法离开。今夜,我已不再是我。

  今夜欢腾,今夜纵情,今夜沉醉,今夜无眠……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