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龙族群众的贴心人 独龙江公路的“守护神”
发表日期:2017-05-31 09:33:42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州公安局

  最后的净土——独龙江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是中国人口最少的民族之一——独龙族在全国的唯一聚居地,居住着四千一百余名独龙族群众。这里山高水深、沟壑纵横、环境封闭,曾是中国交通版图上最后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区公路盲点。新中国成立时,独龙族的社会形态还处于原始社会末期,靠竹、木工具从事农业生产,靠采集和渔猎贴补生活,靠刻木结绳记事、鸟语花香辨时节。

  没通公路前,人们只能徒步4、5天,翻越高黎贡山进出独龙江,遇到大雪封山,这条路就彻底堵死了。为了解决独龙江群众的生产生活问题,当地政府组建了一支国营马帮。几十年来,在大雪封山之前,每年近600吨粮食和其它生产生活物资都是通过这支国营马帮人背马驮运进独龙江。

  “修一条到独龙江的公路,打破独龙江与外界的隔绝;发展一个产业,让独龙族群众尽快富裕起来,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不掉队、不落伍。”这是全国“时代楷模”、原怒江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贡山县县长高德荣的两个愿望,也是独龙族群众的迫切希望。

  在神奇美丽的独龙江畔,险象环生的峡谷悬崖间,驻守着一支经年累月与大雪、洪水、泥石流和交通事故作斗争,冒着生命危险保护着独龙江通向外界的“生命线”畅通的交警中队。他们没有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唯以“忠于职守、顽强拼搏、一心为民、甘于奉献”的精神,深深扎根在这里,赢得了独龙族群众的交口称赞。

  1999年,全长96.2公里的独龙江公路建成通车,独龙江不通公路的历史宣告结束;

  2013年5月,在原有土路的基础上历时3年的独龙江公路柏油路改建工程基本完成,独龙江公路的出行条件逐步改善。

  2014年4月10日独龙江隧道全线贯通,独龙江乡告别了半年大雪封山、不通路的日子

  2013年8月,贡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独龙江中队正式成立

  成立之初,仅有临时派驻的2名民警,3名协警。经过近几年的发展,目前已有3名民警、6名协警。正是这支小小的队伍,守护着独龙江生命线的畅通。中队成立一年之后,2014年独龙江乡内的机动车交通事故率同比下降31.5%,全乡交通安全法律意识普及率增至80%。

  “独龙江整乡推进、整族帮扶的过程中,独龙江交警中队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如果没有中队的管理和对道路交通安全的保证,要顺利进行整乡推进整族帮扶是不可能的。”对独龙江中队的工作,高德荣给予了极大地肯定。

  独龙江中队忠于职守、顽强拼搏、一心为民、甘于奉献,他们用‘四入四心’工作法,在别人难以想象的艰苦环境下取得突出的成绩,赢得了当地群众的拥护和爱戴,成为怒江公安的一个标杆。

  融入群众 用真心搭建警民连心桥

  山里有了交警,这对世代居住在大山里的独龙族群众而言是件“稀奇事”,而对民警来说,开展交通管理的群众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13年11月底,民警到龙元村委会东给小组一家农户摸底排查,农户的主人明明在家,但却躲在门背后不理睬民警。因为语言不通,直到村里的协管员赶到后,民警才知道,原来农户担心警察是来罚款的,所以不敢开门。为了顺利开展群众工作,中队在独龙江乡招聘了2名独龙族协警,负责与独龙族群众的翻译交流工作。

  然而,民警要克服的困难远不止是语言不通,更要克服恶劣的环境和气候条件造成的塌方、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给上路执勤民警带来的人身安全隐患,和蚊虫、蚂蝗叮咬给民警带来的身体伤害。只要是去过独龙江的人,都知道那里恶劣的环境条件和瞬息万变的气候,明明是晴空万里,转眼间就可能风云变幻,狂风暴雨,突发山体塌方、泥石流和雪崩;只要是去过独龙江的人,都知道那里蚊虫、蚂蝗的“厉害之处”,被叮咬过的皮肤会长时间红肿,难以痊愈,甚至反复发炎,引发一系列的皮肤疾病。

  2014年4月,民警到钦兰当村民小组开展宣传工作,早上还是阳光明媚的天气,在民警驾车行驶到马库村委会时突降大雨。民警只能冒着大雨,在泥泞的路上继续前行7、8公里的路程开了近3个小时的车,他们才到达钦兰当村民小组。之后,民警又马不停蹄地开展宣传工作,并把驾驶证挨家挨户地送到考试合格的村民手中。当所有工作结束,民警回到中队已经是深夜了。这时民警才发现手脚似乎是被什么虫子叮咬了。刚开始,民警并没有在意,可回到中队半个小时以后民警的手脚开始不同程度地肿痛起来,甚至感到头晕想吐,最后到乡卫生院进行医治才得到缓解。

  “虽然会感到苦、累和寂寞,但看到独龙族群众逐渐接受了我们,我们都觉得付出的所有努力都值了。”独龙江中队副中队长张红辉说。

  过去,独龙族群众要办理摩托车落户需要到贡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单来回的路程就需要两天时间,再加上吃住的费用,造成的浪费高于落户成本,并且来回的路途中路况较差,存在的风险也较大,独龙江交警中队成立后,这项工作在中队就能完成了,确实方便了群众,减少了费用和降低了风险。

  在组织摩托车驾考时,民警发现独龙族群众因为不通汉语,看不懂考试题目,根本没办法按规定完成考试,针对这一情况,中队就安排懂独龙族语言的协警将题目翻译为独龙族通俗易懂的表达形式,然后让其判断或者选择正确答案。而在考试之前的培训中,民警也会全程对群众进行辅导,当出现错误时,民警会向其讲解正确答案,并将答案背后的交通法规以及安全知识一并灌输。培训结束后,民警又将一些典型的交通安全知识模拟题让其重新复述,直到其真正掌握为止。“只要是独龙族群众考试,旁边总会站着一个独龙族协警。”如今,这样的场景在每一次驾考中都能看到。

  警察叔叔说拖拉机不能载人

  令民警感到欣慰的是,他们的工作确实取得了成效。2013年12月31日,民警在路上巡查时,发现一名身上背了很多东西、正在赶路的独龙族小孩。于是,民警便让他上车捎带他一程。路上,与小孩交流时,民警才知道他是独龙江九年一贯制学校的学生,当天学校放假,他正要回家。“路那么远,家里没人来接你吗?”民警问,“因为你们说过拖拉机不能载人。”小孩答道。原来,小孩的父亲有一辆拖拉机,但他怕父亲来接他的话,自己认识的其他小孩就会一起乘坐拖拉机,而民警在学校向他们宣传过,拖拉机载人是违法的,所以他就自己步行18公里回家。这个小孩,在此前中队联合学校举办的交通安全宣传“小手拉大手”作文竞赛中曾获得一等奖。

  2014年以来,独龙江的外来游客逐渐增多,为确保游客安全出行,中队对进出独龙江的每一辆车辆都会进行登记,以便随时掌握车辆信息,并对路段状况进行安全提示,以服务好游客。

  以心换心的服务,赢得的是群众对中队的信任与支持。如今,曾经羞涩、不善于表达的独龙族群众遇到民警都会邀约他们进家闲聊;民警巡逻中车坏在路上,过往的驾驶员都会主动帮忙修理;学生遇到民警都会行一个少先队礼。

  深入峡谷 用责任心筑起安全屏障

  独龙江雨季长,雨水充沛,高山峡谷的地质结构在雨季很容易发生塌方和泥石流,一边是悬崖,一边有滚石,独龙江公路险象环生。然而,2014年开始,每年有近1662吨的物资要从这里运进独龙江,独龙族群众每年近150吨的经济作物也通过这条路运往外界,进出的车辆都依赖于这条路。保通,严峻考验着独龙江中队。

  2014年5月18日,民警在公路上开展巡逻,驾车行驶至公路K80+600M路段时,由于连续几天的下雨,这一路段发生了部分滑坡,致使12辆车被堵,并且该路段还存在可能继续滑坡的隐患。为了尽可能缩短堵车时间,确保被堵车辆和人员的安全,民警们不等抢险救援的大型施工设备到来,就用自己的双手和随车携带的各种工具,将挡在路上的淤泥、石块和树木全部清理,疏通了道路。

  2013年12月,大雪即将封山,张红辉和一名协警驱车前往贡山采购物资,当车子行驶到隧道口时,厚厚的积雪阻挡了去路,他们只好把车子停在路边,等清障车把道路清理出来再前行。可就在此时,山上突然发生雪崩,一边是滚落的积雪,一边是悬崖,两人根本无法下车。直至雪崩渐渐停止了,两人才赶快从车后门爬了出来。“碰上落石、遇上雪崩,这些都很常见了,只要人没事就好了。”张红辉说,当两人到贡山,跟大队长熊金鹏说起这事时,熊金鹏为两人捏了把汗。

  因为经常和积雪、滚石打交道,锄头、砍刀、绳子、药箱、干粮已经成了民警巡检时的“五件宝”。冰雪天气,为防止车辆打滑,民警还会在巡逻车上储备着盐巴和多种型号的汽车车轮防滑链,提供给雪天行驶在路上的车辆和驾驶员使用,“车子陷在雪地无法前进时,撒上盐巴冰雪就融化了。”

  “保通难,救援更难。”这是从中队没成立到中队成立以后,很多民警的共同体验。独龙江交警中队组建以来,在人少事多的情况下,克服困难,主动作为,全力以赴投入各项抢险救援中,为挽回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损失做出了积极贡献。

  2012年4月18日下午,独龙江简易公路49公里处发生雪崩,造成2人被埋,20余人被困。贡山县公安局在第一时间派出救援工作组,由局长侯欣荣指挥带队前往事发地开展救援行动,在开展抢险救援的行动中,工作组再次遭遇雪崩。

  侯局长乘坐的抢险救援车被崩塌的积雪盖埋,导致车辆损毁报废,庆幸的是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民警们顾不上个人安危,冒着生命危险始终战斗在抢险救援的第一线,靠大家的团结和努力最终成功解救被埋人员,将被困人员全部安全转移。

  2015年4月,一辆外地自驾游的车辆行驶至K72路段时,山上突然发生滚石坠落,石块堵住了前行的路。中队民警赶到现场后,联合被堵的驾驶员清理滚石。当民警指挥被堵车辆通行后,民警上车准备离开时,又再次发生滚石坠落。“当时我们的车子迅速往后退,坐在前排副驾驶座的人大叫‘快后退,快后退’,车停稳后,大家都迅速下车,谁也不敢再往车上坐。”事后,据后排靠门坐的协警回忆说:“当时他甚至已经拉住门把手准备跳车”。如今说起当时的经历,张红辉仍心有余悸。

  “危难之处显身手”。独龙江交警中队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帮群众之所难。他们在困难面前不低头、危险当头不畏惧,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人民警察全心全意为人名”的铮铮誓言;他们发扬公安机关连续作战、善打硬仗的优良作风,挽救群众于危难之中,赢得了边疆各族群众的赞誉

  他们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守护着这条路,守护着群众的安全。

  倾入热情 用爱心坚守为民情怀

  2013年,独龙江当地机动车无证驾驶高达70%;机动车辆违法载人、驾驶室超员现象达60%以上;普通二轮摩托车落户上牌率低于20%,携带头盔率不到5%。这样的现状让民警大吃一惊,也让一些资深的驾驶员深感害怕。

  张咏松是独龙江乡政府的驾驶员,从独龙江到贡山的这条公路,他每年要来回跑上100多次。作为驾驶员,在这条公路上,他最怕的并不是急弯险路,而是碰上骑摩托车的村民。“很多乡亲没有交通安全意识,骑车不分左右,有时遇到摩托车迎面而来,我只能先熄火,等他过了才敢再开。”

  中队成立之后一面依托乡、村各级力量督促教育群众持证驾驶、依法落户;一面加大对辖区道路的巡逻检查力度,严查机动车无证驾驶、机动车违法载人、驾驶室超员的严重违法行为及整顿二轮摩托车随意非法改装、加装外置音响等行为。

  通过加大交通执法力度,独龙江无证驾驶、机动车不登记落户的现状得到改善。目前,独龙江乡的机动车驾驶员持证上路达80%以上;机动车违法载人、驾驶室超员现象低于20%;二轮摩托车有效上牌率60%,携带头盔率达70%;全乡交通安全法律意识普及率达80%。

  “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的客运车速度太快了,道路弯多,有一天差点就翻下山了。”2014年2月,张红辉接到一位独龙族群众的反映。关乎群众生命安全的事一点也不能马虎。之后,中队开始对客运车辆实行“全程限速”。

  客运车辆从独龙江出发时,必须先到中队登记车牌、驾驶员信息和出发时间,车辆达到贡山后,再由贡山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对车辆到达时间进行登记,按全程限速时速25公里计算,车辆在晴天到达时间应不低于3至3个半小时,雨天不低于4个小时,低于这个时间则视为超速行驶。同时,民警在路上巡查时,也会对进出独龙江的客运车进行抽查。虽然办法很土,但却有效杜绝了载人客运车辆超载超速的情况。

  杨熠是独龙江乡的客运车司机,每天早上8点半,他驾驶的客运车会定时来到独龙江中队,在登记完《独龙江公路客运车强制限速登记表》,民警核实了车上的载客人数后,他的车才能发车。“以前这样限速,很多乘客都反映行车太慢,但渐渐地,他们了解到这是为他们好,也就接受了。”

  每月15、16日,中队会集中对重点车辆驾驶员进行安全培训和约谈。

  “民警一面播放交通事故案例,一面讲解其危害性,看了挺害怕的,但那也是在警醒我们,超速、超载行驶都不安全。”

  刚参加完培训的驾驶员丁春祥说道,这样的培训,他每个月都来参加,而和他一样的驾驶员,全乡共有20余名。

  2014年7月22日,独龙江中队协同乡党委政府下发了关于取缔独龙江三轮摩托车的相关公告文件。文件下发后,独龙江中队深入群众家中做工作。在前期摸排中,一部分群众却认为“高德荣老县长的两个弟弟家里也有三轮摩托车,如果他们也答应取缔三轮摩托车,那我们也服从相关规定”。民警深知,当地独龙族群众民风淳朴,老县长及老县长的家人就是他们的榜样,取缔三轮摩托车的关键就在于老县长的表态以及老县长兄弟的态度。于是,张红辉在向老县长汇报工作禁止三轮摩托车在独龙江乡行驶相关规定时,特意说起了此事。“只要是三个轮子的,就要坚决取缔,这是铁规,独龙江的三轮摩托车必须彻底清除。”老县长的话坚定了独龙江中队彻底整治三轮摩托车的决心和信心。经过不懈的努力,民警做通了老县长两位弟弟的工作,先取缔了两位老人的三轮摩托车。经过两个月的整治,全乡28辆三轮摩托车都得到了妥善处置,及时消除了一大交通安全隐患。

  公路修好了,交警进来了,出行安全了,最得实惠的还是当地的独龙族群众。

  注入诚意 用忠心诠释警察誓言

  “风景秀丽、环境宜人。”不少人初到独龙江都会有这样的感受,然而,若要长久在这里待下去,必须能够承受单调枯燥的生活。在怒江州公安局副局长、交警支队支队长董治基看来,独龙江中队便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特别能牺牲,特别能吃苦的队伍”。

  2013年8月,独龙江中队成立后,在丙中洛工作的张红辉同志第一时间主动申请前往独龙江工作。作为一名刚到基层工作一年的80后民警,因为长期受到时代楷模高德荣同志先进事迹的影响和鼓舞,他明知道独龙江的条件会比在丙中洛更为艰苦,但张红辉心想,对于年轻的自己来说这是一次很好的锻炼机会,也是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兑现自己当初入警誓言的机会,所以他第一时间向大队领导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并提出申请。

  10月中旬,前往独龙江的调令一到,张红辉就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知了女朋友。一开始,女朋友对张红辉前往独龙江很支持,可就在张红辉进入独龙江后,两人的关系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原本两人已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并打算年底就去见双方父母,可现实的距离最终成了两颗心之间的距离。肩上的责任让张红辉不可能离开独龙江,而他也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工作而耽误女朋友的未来。经过几番思考与挣扎,张红辉最终选择了放手。

  独龙江交警中队的其他民警与张红辉的情况也极其相似,他们都是80后年轻民警;他们都是自愿提出申请到独龙江工作;在处理个人感情和工作关系的问题上,他们都选择了先把工作做好,感情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考虑。

  但民警们在独龙江所要克服的并不止这些。独龙江中队刚进驻的两年,隧道还没有开通,独龙江公路有半年时间被大雪封住,中队民警在这半年的时间里,基本就过着“断网、断电、断感情”的生活,吃的、用的都得事先储备。

  在张红辉和民警范洁的记忆里,最初进驻独龙江的日子,泡面几乎是他们隔一两天就必吃的“晚餐”。中队刚成立时,办公楼还没建成,民警办公是在乡政府临时让出来的一间办公室,住宿是租用林业站和幼儿园的房子,吃饭则是跟乡政府或独龙江边防派出所一起搭伙。很多时候,民警一忙起来就没个点,错过了食堂的饭点,他们连饭都吃不上,只能吃些储备很久的、甚至已经过期的方便面。

  2013年,大雪封山刚结束,大队长熊金鹏就给张红辉打来电话,他准备到独龙江看看“封”在里面半年的民警们,当他问张红辉想带点什么时,张红辉说:“其他的都不要,你帮我带棵白菜,带几斤苹果吧。”熊金鹏听了满是心酸。

  2014年中秋节,张红辉给当地的几个独龙族协警早早的放了假,自己则和范洁一起开展巡查工作。当天,乡里很热闹,很多人都赶到集市上采购,为确保群众安全,张红辉和范洁忙到很晚才下班。之后,两人便聚在范洁狭小的出租房里,撑开一张四角桌,摆上几个月饼,泡上一壶红茶,过了他们在独龙江的第一个中秋节。那天,范洁甚至没敢给家人打个电话,因为他怕家人伤心,这样的独孤,他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次中秋节也让张红辉明白,一家人在一起过节真的不容易。

  “作为一名独龙江交警,我不可能放下肩上的责任,工作和感情,家庭和事业很难做到平衡。”

  中队民警这样说,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成长过程中必须去经历和学习的东西。在这两年的磨砺中,他们没有收获爱情,渐渐疏远了亲情,但他们却学会了担当。

  “守护独龙江的生命线,是独龙江中队的职责,更是服务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帮助独龙族群众实现现代文明之梦的使命和担当。”这便是每天支撑着独龙江中队这群80后、90后民警坚持下去的信念和力量

  群众赞誉 喜获嘉奖

  独龙江交警中队自进驻独龙江乡后,以爱民、为民、利民的情怀,将公安事业深入到群众当中,扎根在滇西北的少数民族边疆地区。2015年独龙交警中队的先进事迹被国内各大媒体进行报道,受到各地的一致赞誉。同年独龙江交警中队荣获“怒江州公安局集体三等功”、“云南省第二届公安机关爱民模范集体”、被云南省公安厅荣记集体二等功。同年,以独龙江交警中队为题材的《独龙江交警中队》微电影2016年9月分别获得云南公安机关第二届“三微”大赛微电影组二等奖、第二届全国公安民警“三微”大赛微电影类二等奖、2016年11月荣获第四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金海棠奖。

  2017年5月19日,在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独龙江交警中队荣获“全国优秀公安基层单位”荣誉称号。

【责任编辑:张云】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