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如何挖掘内部潜力和创新管理实现警力资源配置实战化的调查与思考
发表日期:2017-05-08 16:08:21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州公安局

 

对如何挖掘内部潜力和创新管理实现警力资源配置实战化的调查与思考

  张淑标

 

  2016年7月,云南省委机构编制办公室、省委政法委、省高级法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安全厅、省司法厅等7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政法专项编制内部挖潜和创新管理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加强政法专项编制内部挖潜,向体制改革和创新管理要编制”等一系列要求。在中央严格控制机构编制的大背景下,如何立足于现有机构编制总量,优化警力资源配置,让有限警力发挥最大效能,是新形势下亟需研究解决的课题。笔者结合调研,以怒江为例,对如何挖掘内部潜力和创新管理,实现警力资源配置实战化谈几点看法。

  一、怒江州公安机关实有警力配置和机构设置情况

  (一)实有警力配置情况。截止2016年7月30日,怒江公安机关实有警力844名(不含公安现役)。其中,州公安局实有警力占全州总警力数的22.4%;所辖4县(市)公安机关实有警力占全州总警力数的77.6%。

  从当前怒江州公安局警力配置情况看:州公安局综合管理部门实有警力占局机关总警力数的12.2%,一线执法勤务部门实有警力占局机关总警力数的87.8%;从4县(市)一线执法勤务机构民警配置情况看,均达到85%以上。警力配置体现了上级压缩综合管理部门、充实加强一线执法勤务部门的要求,实现了重心下倾,警力下沉。

  (二)近年来警力增长情况。近10年来,怒江州公安机关实有警力从2006年的640人发展到2016年的844人,增加了204人,平均每年增加20人左右,州、县公安机关共5个单位,每个单位年增长为4.8人。当前,全州公安机关派出所警力均达到了所在县(市)级公安机关总警力40%以上,彻底消灭了5人以下派出所。总的看说,怒江州公安机关警力有了一定增长,警力不足问题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但总体增幅不大。特别是从近两年情况看,实有总警力基本保持不变。经统计,截止2014年8月31日,怒江州公安机关实有警力为845人,到2016年7月30日,实有警力为844人,基本保持不变。

  (三)机构设置情况。怒江州公安局共设了23个内设机构(不含现役),其中综合管理机构5个,执法执勤机构18个。县级公安机关根据《公安部关于县级公安机关机构设置的指导意见》《云南省县级公安机关机构设置工作实施方案》《怒江州县级公安机关机构设置的指导意见》,于2007年采取全州统一设置执法勤务机构和综合管理机构两大块警务运行模式,按“8+1”的要求,规范了机构设置。但随着形势发展、任务需要和上级公安机关在考核中的要求,一些县新增了部分内设机构。

  二、警力配置和机构设置中存在的问题

  (一)警力与任务不相适应的问题仍然突出。怒江州区位特殊,地处中缅、中印和西藏的结合部,国土面积l4703平方公里,中缅边境怒江段全长449.467公里,占中缅边境线的20%,有3个县(市)为边境县(市),属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反恐维稳、涉藏维稳、涉缅维稳、治爆缉枪、边境禁毒、宗教安全保卫等任务繁重,边境治安问题复杂,警力与任务不相适应的问题一直突出,成为州、县(市)两级公安机关党委的工作难题。以怒江州公安局为例,当前,特警支队、州看守所、反恐怖支队、审计处、禁毒支队流动警务站等内设机构因编制紧缺,警力配备无法达标。又如:在省、县(市)、乡三级道路通车里程不断延伸情况下,交警支队10多年来没有增编,实有警力10多年来保持不变。

  当前,怒江正迎来了大发展、大跨越的难得机遇,党中央、国务院和云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怒江的发展问题,习近平、李克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就怒江发展问题先后作出了系列重要批示。汪洋、王正伟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深入怒江视察调研,给予怒江巨大的关怀和支持。国家专门出台了支持云南怒江等州加快建设小康社会进程的意见,云南省委、省政府出台了支持怒江发展的一系列具体措施。仅2016年5月至9月,怒江州就有总投资达117亿余元,共53个重点项目集中上马,随后还有一大批项目将陆续上马。在怒江改革和发展不断深化,脱贫攻坚工作深入推进大背景下,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剧增,各种社会矛盾纠纷也不断增多,公安机关的工作量成倍增加,维护稳定的任务更加艰巨繁重,警力与任务不相适应的问题将更加突出。

  (二)机构设置不科学造成警力资源配置不合理。当前,县(市)一级公安机关按照《公安部关于县级公安机关机构设置的指导意见》和《云南省县级公安机关机构设置工作实施方案》进行了规范,但州一级的机构设置规范化问题一直没有明确的政策规定。随着形势和警种专业化的发展,警种间出于自身建设发展考虑,在机构设置上出台了一些硬性规定,要求下一级公安机关对口设立相应的机构,每个机构又都有人员编制的硬性要求,并将其纳入达标、考核评比范畴。一方面,导致公安机关内部机构职能重叠。另一方面,导致警力资源配置上顾此失彼。当前,州、县(市)公安机关“一人科”、“两人队”现象屡见不鲜。

  (三)公安内部和外部资源尚未得到有效整合。从外部来看,公安机关与驻军部队在边境维稳、边境管理、科技情报、信息化资源等共享上,由于各自要求不同,没有得到有效整合。从公安和现役部队来看:目前,怒江州共有35个派出所,其中:公安派出所18个,边防派出所17个,边防派出所占全州派出所总数的48.57%。在边境三县(市),边防派出所比例达70.83%,,公安派出所仅为29.17%:由于受体制制约公安派出所的警力和边防派出所无法整合用警。从公安机关内部来看:资源也没有得到整合。如:州公安局在警令部专设了统领全州公安机关大情报工作的情报中心,在各业务警种设了负责情报工作的相应科室,但情报资源没有得到有效整合。从运行情况来看,州、县(市)两级公安机关各警种之间情报信息壁垒客观存在,情报会商成为警令部一家情况通报会,办理案件各部门依旧单打独斗。情报中心、网安、技侦、刑侦、禁毒、国保、经侦等部门合成作战尚未形成,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警力资源的浪费和闲置。同时,由于上级公安业务部门对科技的要求具有多重性,科技手段、资源未能得到充分应用,也造成了警力资源的浪费:

  三、对警力资源配置实战化的建议

  (一)积极探索机制创新。根据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框架意见》和相关方案,云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实施意见》以及云南省委机构编制办公室等7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政法专项编制内部挖潜和创新管理的实施意见》要求,在中央严格控制机构编制的大背景下和现有警务资源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根据司法体制改革的整体要求,充分借鉴现役部队统一设置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3大部门,机构设置简洁明了,组织指挥体系明晰,职责分工明确,可以统领部队迅速投入实战的实践,积极探索实行“大部门”制,着力解决分工过细、职能交叉、警力分散等问题。建议对公安机关业务相近、职能交叉的部门和科室,在保留牌子、解决民警职级待遇情况下,推行“大部”建制,即将县(市)级公安机关指挥、情报、信通、警务保障整合为“警令部”;将政工、纪检监察、审计、督察整合为“政治部”;将刑侦、经侦、禁毒整合为“刑事犯罪侦查部”;将治安、网安、出入境管理整合为“治安管理服务部”。州市一级公安局可将警令部和警务保障处整合为“警令部”,并在警令部组建合成作战专班和维稳工作专班,采取情报中心、网安、技侦、刑侦、禁毒、国保、经侦等部门负责情报工作的民警集中办公,确保24小时常态运转。由情报中心牵头负责专题情报研判、定期维稳情报研判,同步上案情报研判等工作,以适应警务实战化和信息化服务实战的要求:将政工、纪检监察、审计、督察整合为“政治部”;将刑侦、经侦、技侦、禁毒、反恐、特警整合为“刑事犯罪侦查部”;将治安、网安、出入境管理整合为“治安管理服务部”。这样,从州到县(市)实现机构、序列和称谓上下统一,综合管理机构人员编制可以得到压缩,从而符合云南省委机构编制办公室等7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政法专项编制内部挖潜和创新管理的实施意见》中“从2016年起,5年内将省、州(市)级公安机关的综合管理类人员编制分别压缩5—10%,用于加强一线实战部门”的要求。同时,执法勤务机构警力得到有效整合,既减少协调环节,提高工作效率,又可以整合出一部分警力,充实到基层派出所,从而达到“到2018年底,公安系统基层所队警力占县(市)级公安机关总警力的85%以上,公安派出所警力达到县(市)级公安机关总警力的40%以上”的要求,使公安工作更好地适应形势的发展,实现警力资源配置实战化。

  (二)着力挖掘内部潜力。解决警力不足的主要途径是增编和挖潜。在中央严格控制机构编制的大背景下,只能盘活警力存量,走内部挖潜之路。一是在警力分布上向基层倾斜。建立新录民警下基层制度,规定新增编制和新录用人员一律先充实到基层,新录用人员原则上3年内不得调动,机关现有民警中男45岁以下、女40岁以下无基层工作经历的,分期分批到基层锻炼2年。并规定优先安排到基层派出所锻炼,既可以让新招录民警全面熟悉公安业务工作,又实现基层与机关民警的合理流动,可缓解基层警力不足。二是加大交流轮岗力度。适时将民警交流轮换到更适合的工作岗位,避免民警因长年处于同一岗位造成职业倦怠,提高工作热情,提高工作效率。三是实行州、县(市)捆绑用警,由各县(市)定期抽派技术民警和业务骨干到州公安局大情报、科技信息化、技侦、网安、刑事技术等相关部门,实行州、县(市)捆绑用警,充分利用州级公安机关数据资源,信息资源及强大的技术手段服务各县(市)侦查破案、重大线索核查等所需。同时,采取州级公安机关定期抽调部分机关警力,以轮值轮训等方式参与州府所在地市级公安机关执法执勤、巡逻防控等工作,既可缓解基层警力不足,又能提升州级公安机关民警业务技能,服务公安实战。

  (三)积极整合内外部资源。一是进一步整合外部资源。建立与军分区、武警内卫部门的联勤联动机制,实现边境维稳、边境治安管理,科技情报情报、信息化资源等共享。二是整合公安和现役部队资源。在州、县(市)两级治安部门设立基层基础指导中心,抽调边防支队(大队)负责派出所指导工作的民警集中统一到州、县(市)公安机关治安部门上班,共同负责派出所业务指导、检查、督导、考核等工作,既可减少检查督导因人而异,标准不统一,增加基层负担现象,又可确保有专人指导工作,确保边防派出所和公安派出所各项工作同步推进。同时,加大边防、公安互派干部交流学习、挂职锻炼等制度,最大限度在用好边防部门警力,补充基层公安机关警力不足问题,实现双赢。三是整合内部资源。从网安、技侦、刑侦、禁毒、国保、经侦等部门抽调业务精、懂科技、会应用的民警,组成合成作战专班和维稳工作专班,由情报中心牵头负责专题情报研判、定期维稳情报研判,同步上案情报研判等,实现警务实战化。

  (四)加强辅警队伍建设。在公安改革目标明确提出实现警力“无增长改善”情况下,以辅警力量进行补充,是当前公安机关缓解警力紧张的最佳选择。通过加强辅警队伍建设,既可以将解脱出来的警力充实到基层,又可以降低用人成本和人事管理成本。当前,要抓紧研究制定辅警队伍日常管理、教育培训、奖惩和保障制度,充分调动辅警的工作积极性与主动性,确保辅警队伍的相对稳定,缓解警力不足。

  (五)向科技信息化要警力。加大公安信息化建设和提升应用水平,是警务工作改革的必然要求,也是当前缓解警力不足的突出矛盾必然选择和有效途径。一方面,要充分发挥科学技术在维护社会稳定、挤压违法犯罪、服务经济发展等方面的作用,要继续加大平安城市、天网工程和治安卡口建设,重点整合城市视频监控、道路卡口监控、社会接入监控,做到“全方位、主体化、全覆盖”,让监控站岗,视频巡逻成为工作常态,推动警力无增长改善。另一方面,不断推动和深化“全警应用、深度应用、高端应用”,提高公安工作信息化、专业化水平,最大限度地发挥公安工作的整体效能。

  (六)强化教育培训。警力配置不合理造成警力资源浪费,民警素质不高则直接影响整个队伍的素质,造成潜在的警力不足。因此,必须要大力加强教育培训,提高队伍素质。坚持以实战为导向,以应用为核心,着眼于民警的知识更新,技能进步,智力开发,采取多种方式组织各类培训,全面提高民警、辅警队伍的综合素质,努力打造“一警多能”复合型人才,提升工作效能,实现警力“无增长”改善。  
                                                                                           (作者单位:州公安局)

【责任编辑:张 诚】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