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州检察机关服务非公有制经济及工业园区建设调查报告
发表日期:2017-03-22 15:21:00  浏览:  字体:   来源:怒江州人民检察院

  

怒江州检察机关服务非公有制经济及工业园区建设调查报告

  李润明    颜玉斌

 

  实行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是中国共产党确立的一项大政方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必然要求。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地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这从国家政策层面为未来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为积极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对检察工作的新要求,怒江州检察院以服务和保障非公有制企业健康发展为目标,针对怒江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现状,检察机关在服务中存在的短板和不足等情况进行了专题调研。

  一、开展专题调研的基本方法及效果

  为保证工作实效,怒江州检察院成立专项调研组,并在州工商联、州工商局及兰坪、泸水两县工业园区管委会的协同配合下,先后深入两县非公有制企业及园区召开三次座谈会、发出调查问卷64份,走访8家企业进行调研。

  二、怒江州非公有制经济及园区建设基本现状

  据统计,截止2015年12月,全州共有私营企业2392户,分布在泸水县1092户,兰坪县862户,福贡县212户,贡山县226户。全州共有个体工商户15959户,其中泸水县4760户,兰坪县6821户,福贡县2892户,贡山县1486户。从企业规模看,小微企业居多,中型企业占比小,无大型企业。从企业的经营性质看,传统的服务性行业比重较大,小水电企业发展迅速,工矿企业主要在园区,入园企业均为非公有制性质。

  目前,州内有两个工业园区,即泸水县工业园区、兰坪工业园区。基本情况为:

  (一)泸水县工业园区

  2007年9月经省经委批准建设泸水县工业园区,工业园区规划总面积为12.693平方公里,由四个片区组成,包括分水岭冶金化工区、老窝镇生物资源加工产业片区、澡塘建材产业片区、花桥坝物流产业片区。设立园区管理委员会,为县政府常设机构,主任由副县长兼任,工作人员6人。经过近九年的建设,共有11家企业进入园区。目前,分水岭硅产业区已初具规模,澡塘建材产业片区、花桥坝物流产业片区正在建设当中,其它片区因条件限制,处于停建状态。园区累计投资18.5亿元,其中怒江昆钢水泥有限公司投资6亿,分水岭硅冶炼片区投资12亿,其它0.5亿。分水岭硅工业片区目前共入驻企业9户。硅冶炼企业7户,电力企业1户,建成投产25台工业冶炼炉,工业硅产能达到14万吨/年,最高用电负荷达33万千瓦,“十二五”期间工业园区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45.86亿,上缴税收1.0345亿元,硅产量38.71万吨,水泥产量45万吨,解决劳动就业2200多人。

  (二)兰坪工业园区

  该园区建于2005年,为省级重点工业园区,省政府对兰坪园区的战略定位是云南省铅锌产业集群。园区规划为“一园三片”,即金顶片区、通甸片区和啦井片区,规划总面积13.23平方公里,现有入园企业17家,其中,正常生产经营13家,试生产2家,停产2家。2015年园区实现工业总产值16.9亿元,同比下降4.9%。工业园区管委会为县政府派出正科级机构,主任职级副处,现有干部职工13人。

  调研组认为,我州所辖的泸水、兰坪两个工业园区,从审批建立至今,历时近十年,但发展十分缓慢,园区特征不明显,优势不突出。工业园区管委会只是履行行政管理和协调服务的一般化工作职能,管委会既无建设用地,也无融资平台和建设资金,园区基础设施建设主要依靠企业投资,加之我州特殊的地理条件限制,难以做到集聚集中发展,只能以一园多片、一片多点的碎片式模式,成为没有围墙的园区,并与国家所推行的园区建设要求及标准存在较大差距。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说园区只不过成为泸水、兰坪两县招商引资的一个平台,争取项目的一个渠道以及我州在全省产业发展空间布局中的一个定位载体。

  三、怒江州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现实环境

  经过历届州委、州政府的努力,非公经济发展的环境得到很大改善。但相对于国有经济而言,我州非公经济在不同程度上存在创业难、起步难、发展难、融资难、用地难等问题,所处的经济、政策、法治环境不容乐观。主要表现为:

  (一)对非公企业发展服务滞后

  在调研中,有非公企业代表反映了政府机关在行政许可、项目审批、行政执法等方面存在不作为、慢作为问题。一些工作部门的普通办事人员缺乏服务意识,故意拖着不办,存在不请吃请玩就不办事的现象。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来,情况较之前有明显好转,但“慢”、“拖”、“懒”等现象依然不同程度存在,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二)执法中的随意性现象依然存在

  个别行政执法机关在工作中仍有不文明、不规范现象,企业为了发展之需,忍气吞声,不愿也不敢告发;在对企业的专项检查活动中,有随意性或选择性的执法现象,令企业主苦不堪言;企业为了维权,遇到的涉法涉诉问题,司法部门在保障企业权益的执法活动中,也存在执法不力、久拖不决、遥遥无期的现象,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同时,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司法权威。

  (三)对非公企业公益性法律服务缺乏

  民营经济经营者大多是白手起家的家族式企业,其经营者文化偏低,其从业人员人均文化程度不高,法律知识欠缺,难同国营经济相比,因此,民营经济更需要公益性的法律服务予以帮助。然而,长期以来,司法机关对于民营经济开展的服务过少。企业主时常期盼送法进企,开展有针对性的普法教育,从而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让非公企业有更多的获得感。

  (四)企业周边的治安秩序有待改善

  非公企业投资建厂,渴望有较为稳定、安全的周边治安环境。可在企业的生产经营管理过程中,社会治安状况时有混乱,不时出现断水堵路之事。如泸水老窝工业园区附近村民以“硅厂排污问题严重影响了农作物的生长和农民的增收,影响了群众的身体健康”为由,先后多次到厂区大门前聚集静坐、堵门。2015年4月28日、6月18日发生了两次较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事件牵涉泸水老窝、云龙槽涧两县、乡,且聚集人数多、持续时间长,情势复杂,引起了省委和州委的高度关注。又如兰坪工业园区金鼎锌业公司等企业,多年来不时遇到周边村民因利益问题与企业生产经营发生冲突,村民时常聚集起来围堵企业、封锁企业大门、阻工、阻路,甚或到当地政府机关上访、静坐,问题不答复、不解决就不离开。

  调研中,有非公企业代表反映,长期以来对检察机关都有敬畏感,敬而远之,很少接触或不愿接触。通常情况下,检察官也是有案子才到民营企业来,无案很少到企业。此次,检察机关的同志主动与各企业代表座谈、走访、联系,靠前服务的举措,释放出了积极的信号,受到非公企业代表的欢迎和点赞。

  四、当前怒江州检察机关服务非公有制经济的“短板”

  我州检察机关服务民营经济发展的方式较为传统,通常都是以执法办案开展服务,如果没有案件发生,很少同民营企业主动联系;服务形式单一、机械,只是就案办案,预防工作调查及预防建议、法律咨询、法制教育等很少开展,难以满足民营经济主体的司法需求。调研组经过分析认为,除了方式传统,内容形式单一外,还存在以下问题:

  (一)检察机关的职能职权鲜为人知

  调研中,不少企业代表反映,不清楚检察机关有什么职能,不知道检察机关能为非公企业提供哪些服务。对于同民营企业关联紧密的民行检察、立案监督、控告申诉等职能,却知之甚少。由此可见,我州检察机关对于民营经济关注不够、关心不多、关怀不到,缺乏必要的沟通交流,在服务上存在盲区。虽然这与检察机关位于承上启下的诉讼中间环节、主要负责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的工作性质有关,但也反映了检察机关宣传力度不够,工作职能不能为民所知的问题。

  (二)检察机关的服务局限于间接形式

  长期以来,检察机关对于非公经济的服务是一种间接的服务。主要通过查办职务犯罪、批准逮捕、提起公诉等检察职能打击各类刑事犯罪,为民营经济发展净化法制环境。但是这种间接式服务,缺乏服务的针对性、目的性,既不为民营企业所知,也不被民营企业经营者理解。由于封闭办案,不了解民营企业的发展情况和司法需求,在办案时也多少存在一些盲目、不科学和不利于民营经济发展的现象。因此,变间接为直接,创新检察机关服务民营企业的模式、机制,提高检察机关服务民营经济发展的实际效果,是亟需检察机关破解的重要课题。

  (三)检察服务滞后,缺乏主动性

  长期以来,检察机关对于非公经济发展的服务是一种被动式服务,缺乏主动性。只有当涉及民营经济的刑事案件被移送到检察机关,才开始通过执法办案提供相应的服务,才同民营经济经营者接触。法律宣传教育,即“送法进企业”很少到民营企业开展。很多民营企业职工法律知识不足,法律意识淡薄,违法犯罪现象时有发生,亟需检察机关开展有针对性的法律宣传、教育、咨询等服务。因此,改变执法办案模式和传统执法理念,强化检察机关服务民营经济发展的主动性、责任心,已是检察机关提高服务民营经济发展质量的当务之急。

  (四)未建立服务工作机制

  长期以来,由于我州检察机关没有全面拓展业务范围,与非公企业业务往来很少,为非公经济服务的机率很低、服务非公企业的工作机制处于空白状态,亟待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五、检察机关服务非公经济发展的对策建议

  针对我州检察机关服务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提出如下对策建议:

  (一)统一思想、形成共识。对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的平等保护,是宪法规定的一项重要原则。检察人员要增强对非公经济的认识和了解,充分认识非公有制经济的重要地位,切实增强保障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主动性和责任感,树立与国有经济“同等对待、同等保护、同等服务”的理念。同时,要正确处理好“亲”、“清”的政商关系,做到亲商、安商、护商,促进非公企业健康发展。

  (二)探索机制、送法进企。积极探索直接联系服务非公企业的工作机制。以“检企共建”为平台,按区域或行业分类,选择有代表性的非公有制企业设立一个或两个“检察联系点”,方便企业运用平台畅通信访渠道,反映诉求,依法维权,化解矛盾;同时,让企业明确检察机关查办案件、受理控告、申诉、举报等职权范围,寻求检察维权保护的方法措施。建立与工商、税务、质检、安检、金融等部门的联系机制,为非公企业提供必要的政务环境。认真落实“谁执法谁普法”的普法责任制,积极在非公企业中开展法律普及教育。

  (三)建章立制、规范管理。针对有的非公有制企业管理不善,内部制度疏漏,造成企业资产流失和经营困难等不良后果,应当结合办案,摸索规律,未雨绸缪,及早预防,帮助企业建立完善的规章制度,堵塞漏洞,为企业护航。

  (四)借助平台、形成合力。与各级工商联建立健全联席会议制度、定期通报情况、共同开展调研等常态化机制,及时了解非公有制经济最新政策和发展情况,全面掌握非公有制企业的司法需求,不断增强服务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支持工商联依法开展法律维权工作,充分发挥工商联联系面广、信息来源多、整合各方面资源能力强的优势,共同研究解决经济发展新常态下非公有制经济转型升级和“走出去”遇到的法律风险及法律问题,积极采取保障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有效措施,形成工作合力,增强整体效果。        

                                                                                               (作者单位:州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张 诚】
  • 上一篇:
  • 下一篇: